?
中文
返回列表
常馨內與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等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2016-12-15

案件背景


原告:常馨內,知名音樂制作人,曾為系知名音樂制作人,曾為《血色浪漫》、《新亮劍》、《明星制造》、《永不消逝的電波》、《胭脂雪》、《秋之白樺》、《致命一擊》等諸多影視作品制作過音樂


委托人:李戈,著名作曲家。曾獲得“金雞獎”等多項國家及國際級獎項,,曾為電影《紅河谷》、《黃河絕戀》、《紫日》、《舉起手來》、《信天游》;電視劇《中國兄弟連》、《馬本齋》、《任弼時》、《牽動我心》、《地道戰》、《美人心計》等制作音樂。


案件的媒體報道:

http://music.yule.sohu.com/20131104/n389492831.shtml

http://ent.sina.com.cn/y/2013-11-04/09224035994.shtml



知名音樂制作人常馨內起訴著名作曲家李戈及其負責作曲的電視劇《絕戰桂林》音樂侵權,案件事實對李戈非常不利,我們代理李戈案件后,經縝密的謀劃,制定了有效應訴策略,在五次庭審中,根據原告的事實主張和舉證節奏,緊抓案件核心,分批引控事實爭議焦點,迫使原告方關鍵證人出庭,經過代理律師當庭對證人進行高質量的問詢質證,徹底厘清了事關涉案作品著作權歸屬的相關事實,最終切實維護李戈的合法權益。





二審判決全文網址:http://www.bjcourt.gov.cn/cpws/paperView.htm?id=100217649542




常馨內與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等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5-7-10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三中民終字第1161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常馨內,女,1972年6月1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楊希光,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牟楠,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廣渠門外大街8號優士閣A座(住宅樓)908室。


法定代表人張文鋒,經理。


委托代理人丁文志,男,1933年4月2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廣西電影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廣西南寧市友愛北路26號廣影影視娛樂美食購物廣場3號綜合樓6層。


法定代表人李華榮,經理。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廣西電視臺,住所地廣西南寧市民族大道73號。


法定代表人周文力,臺長。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廣東南方電視臺,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環市東路331號。


法定代表人蔡照波,臺長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住所地湖南省長沙市金鷹影視文化城廣電大樓


法定代表人潘禮平,總監。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大慶百湖影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黑龍江省大慶市高新區服務外包產業園C1-3座1216、1218室。


法定代表人冀年勇,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大悅瀚辰(北京)影業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區林蔭北街13號信息大廈802室。


法定代表人譚存靈,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中傳揚帆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高井文化園8號中國傳媒大學文化創意園1號樓A101室。


法定代表人侴述成,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曾磊,江蘇圓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李戈,男,1961年3月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王文恩,北京市惠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常馨內與被上訴人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簡稱金菲林影視公司)、

廣西電影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大慶百湖影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百湖影視公

司)、大悅瀚辰(北京)影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瀚辰影業公司)、北京中傳揚帆

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中傳揚帆影視公司)、李戈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2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常馨內的委托代理人牟楠,金菲林影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丁文志,李戈的委托代理人王文恩到庭參加了訴訟,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曾磊經依法傳喚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常馨內原審起訴稱:近期,由李戈署名作曲、其他被上訴人聯合攝制享有著作權的電視連續劇《絕戰》正在熱播中,該劇在眾多電視臺、知名網站上循環播出及發布。經查,該劇多處使用了我獨立創作并依法享有完整著作權的八段音樂作品。上述音樂作品是我為電視劇《三十里鋪》及《九鼎迷蹤》劇情需要所創作,并依法享有著作權。九被上訴人未經我授權許可,擅自在《絕戰》中多次、反復使用上述音樂作品,共計使用一百余次,或完整使用或截取片段使用,累計使用長度達一百多分鐘。我認為,九被上訴人的行為侵犯了我對涉案音樂作品享有的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復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攝制權、使用權及獲得報酬權。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如下:一、九被上訴人停止侵權,包括停止出版發行《絕戰》一劇的光盤,停止在互聯網及電視臺播出《絕戰》一劇,從市場上收回所有已發行的光盤,并與庫存光盤一并交付給我或銷毀;二、九被上訴人在《中國法制報》、《北京晚報》、《北京青年報》、《法制晚報》、新浪網、搜狐網、網易網、騰訊網的首頁及各自官方網站刊登致歉聲明,消除影響;三、九被上訴人被告連帶賠償經濟損失200萬元以及為維權支出的律師費7萬元、購買光盤費用196.5元。


被上訴人金菲林影視公司原審答辯稱:首先,常馨內以《絕戰》劇中的情景音樂與我公司為電視劇制作的幾小段情景音樂相似為由指控我公司構成侵權,缺乏法律依據。理由是:電視劇的情景音樂不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音樂作品;電視劇中情景性、輔助性音樂是運用電子音頻組合器軟件錄制完成,不需要音樂制作人作詞作曲或組織樂隊演奏,不具有獨創性。其次,常馨內依法根本不享有《三十里鋪》、《九鼎迷蹤》音樂制作的著作權,其不是適格主體。電視劇的制作由編劇、攝影、作詞、作曲等創作者共同完成,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電視劇及其中音樂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作者僅享有署名權,無權單獨主張著作權。第三,《絕戰》劇中的情景音樂是我公司委托音樂制作人李戈獨立創作完成,雙方簽訂有委托制作合同,我公司在主觀上沒有侵權的故意,客觀上沒有侵權行為和損害事實,故我公司不應承擔任何侵權責任。第四,根據證人劉×的證言,本案的糾紛是由于劉×的原因造成的,其與常馨內明顯有惡意串通之嫌,屬于以訴訟為手段惡意炒作的行為,并給我公司造成了巨大損失。綜上,我公司不同意常馨內的訴訟請求,請求法院駁回其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原審共同答辯稱:首先,

《絕戰》劇中音樂作品的著作權歸金菲林影視公司所有,該劇音像制品的封面上明確載明著作權歸金菲林影視公司所有,我方只是以聯合攝制的名義出現,常馨內起訴我方,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其次,《絕戰》劇中的情景音樂是金菲林影視公司委托李戈獨立創作完成,雙方簽訂了委托制作合同并支付了報酬,故金菲林影視公司主觀上沒有侵權的故意,客觀上沒有侵權行為,我方亦不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第三,常馨內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其享有《三十里鋪》、《九鼎迷蹤》電視劇中音樂的著作權,不具備原告主體資格。第四,常馨內本案主張權利的音樂不具有音樂作品的獨創性,只是劇中的輔助性氣氛音樂,不屬于受著作權法保護的音樂作品范疇。第五,通過常馨內證人劉×的陳述以及李戈和劉×之間的通話錄音,可以證實常馨內主張權利的音樂實際上由劉×通過MIDI設備制作完成,其著作權應由劉×享有,常馨內不具有起訴主體資格。綜上,不同意常馨內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李戈原審答辯稱:首先,我對涉案爭議音樂的使用在先。使用涉案爭議音樂且署名我為作曲的相關電視劇在常馨內作為權利依據的電視劇《三十里鋪》、《九鼎迷蹤》之前已經發表。其次,涉案爭議音樂并非常馨內創作。涉案八段音樂中有兩段系我獨立創作,另六段系劉×提供給我使用,我就此向劉×支付了費用;常馨內雖稱涉案音樂系其自行創作,但其陳述自相矛盾;雖然劉×在訴訟中為常馨內作證,但所提供證詞為虛假陳述,不應采信。第三,劉×向我提供涉案音樂并收取費用的行為應認定系轉讓著作權的行為。綜上,不同意常馨內的訴訟請求,請求法院駁回其全部訴訟請求。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0年,廣東嘉應音像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了電視劇《九鼎迷蹤》的DVD光盤,該劇的聯合出品單位是北京藝龍天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中共云南省委宣傳部和北京九和鼎盛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11年,遼寧廣播電視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了電視劇《三十里鋪》的DVD光盤,該劇的聯合出品單位是中共陜西省委宣傳部、陜西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西安經典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和西安中大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上述兩部電視劇中署名的作曲均為常馨內。2009年4月15日,常馨內(甲方)曾與北京藝龍天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乙方)簽訂了一份《音樂著作權授權書》,內容如下:甲方受乙方委托為電視劇《九鼎迷蹤》創作音樂錄音成品,版權依法歸甲方所有;甲方授權乙方以影音同步方式獨家享有電視劇《九鼎迷蹤》使用甲方為該電視劇創作音樂的部分權利;乙方確認不將本著作自電影、電視節目中分離出來以有聲視聽制品出版、發行、銷售。西安中大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亦曾為常馨內出具著作權歸屬證明,內容如下:該公司于2010年4月開機拍攝制作出品的30集電視連續劇《三十里鋪》的全部音樂系常馨內獨立創作并制作完成,創作及錄音制作的全部音樂著作權均歸常馨內所有。


訴訟中,常馨內明確其本案主張權利的音樂為8段電視劇配樂。就此,常馨內還提交了刻錄有8段音樂完整版本的光盤。上述音樂系不同的音效音樂,無具體名稱,常馨內將之以編號第1首至第8首排序。該8段配樂中的第1首至第5首在電視劇《三十里鋪》中作為背景音樂使用,第7首和第8首在電視劇《九鼎迷蹤》中作為背景音樂使用,只是在使用時因具體劇情的不同使用長度不一。此外,常馨內表示第6首在尚未出版發行的電視劇《古城往事》中進行了使用,并提交了其自行刻錄的該電視劇的光盤。


電視劇《絕戰》由廣西電影集團有限公司、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和金菲林影視公司聯合出品,金菲林影視公司承制發行,該劇中明確載明:本劇一切著作權歸金菲林影視公司獨家所有。2013年10月,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分別出具聲明書,聲稱其在金菲林影視公司制作的電視劇《絕戰》中僅享有聯合出品署名權權益,不承擔任何權利和義務。


《絕戰》劇中的音樂創作由李戈負責。就此,金菲林影視公司和李戈于2012年3月25日簽訂了一份作曲合同書,雙方約定:金菲林影視公司聘請李戈為電視劇《絕戰》創作全部音樂作曲,李戈同意該電視劇在所有播放中使用以上音樂,金菲林影視公司向李戈支付作曲創作費及音樂制作費共計15萬元;李戈保證如創作的作品侵犯他人權益,由其全權負責。此后,金菲林影視公司向李戈支付了15萬元合同款,并在電視劇《絕戰》中使用了李戈提供的音樂。


常馨內主張電視劇《絕戰》中使用了其涉案8段音樂,且在使用時結合劇情需要,或完整使用或截取使用,反復使用的次數總計135次,時長累計達105分21秒。就此,常馨內提交了將電視劇《九鼎迷蹤》、《三十里鋪》和《古城往事》中使用涉案8段音樂的部分與電視劇《絕戰》中使用相應音樂片段部分的對比表,并提交了證人劉×的書面證言,劉×在訴訟中亦出庭作證。劉×的證言內容如下:其與常馨內、李戈均曾存在合作;2006年至2010年期間,曾向李戈提供過三張音樂資料光盤,其中包括其作為常馨內助手創作的涉案音樂,該部分音樂系其使用MIDI工具制作,但確認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在向李戈提供光盤時,曾明確向其表示光盤中的音樂均有版權歸屬,且沒有向李戈收取費用;其對李戈將上述音樂資料光盤內中常馨內的多段音樂用于電視劇《絕戰》完全不知情,也從未允許李戈公開使用。


李戈對于常馨內主張權利的8段音樂與《絕戰》中相應音樂部分的一致性不持異議,但表示其中的第2首、第3首系其自行創作,其余6首系從劉×處受讓取得,并表示對劉×的證言不予認可。為證明劉×的上述證言系不實陳述,李戈提交了一份其與劉×在本案開庭前的通話錄音及相應的文字材料。根據上述證據,通話過程中,李戈告知劉×即將開庭,并讓劉×確認當時向其支付了費用、光盤中的音樂系其制作,劉×對此均予以認可;李戈表示雙方當時曾商定同意其從光盤中挑著用,劉×對此表示雖然收到了李戈的費用,但該費用不意味著讓其在這么多戲里使用,實際上是一個辛苦費或車馬費的性質,而不是買斷的費用,劉×承認光盤中的音樂是其制作的,李戈也確實是挑著用,但其不知道會用到這么多已播出的戲里;李戈隨后表示其支付了相應費用,不可能每次使用仍向其告知,劉×對此未予直接回應,稱其對李戈在電視劇《絕戰》中使用不知情,也未收到費用,但保證李戈不知道光盤中有常馨內的作品,其也沒有刻意強調,李戈系誤用。對于上述通話錄音,本院通知劉×到庭進行了確認。劉×對于上述通話錄音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表示在通話中承認收到的費用只是一個車馬費,并不是授權費,而將收錄有涉案音樂的光盤提供給李戈是用于音樂演示、展示個人才藝,并非授權李戈在電視劇中使用。


李戈為證明其在先使用了涉案音樂以及自行創作的事實提交了兩張電視劇DVD光盤。其中,一張光盤為北京中錄同方音像出版社于2007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中國兄弟連》的DVD光盤,用于證明該電視劇中使用了涉案爭議音樂第2首和第3首以及該兩首音樂系其獨立創作;另一張光盤為遼寧廣播電視音像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美人心計》的DVD光盤,用于證明該電視劇中使用了涉案爭議音樂中的第1首、第4首、第5首、第7首和第8首以及其在先使用上述音樂的事實。


常馨內對于上述電視劇中使用的音樂與涉案爭議音樂的一致性予以確認,但表示上述音樂均系李戈從劉×處獲得,而劉×已確認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故對上述證據的證明效力不予認可。


訴訟中,李戈對于常馨內統計的電視劇《絕戰》中使用涉案爭議音樂的次數和時長不予認可,認為累計使用次數為130次,時長總計為91分19秒,并提交了相應的列表。


另查,常馨內為本案支出購買光盤費用196.5元。常馨內還表示其為本案支出律師費7萬元,并提交了同等金額的律師費發票。


以上事實,有DVD光盤、《音樂著作權授權書》、著作權歸屬證明、聲明書、發行許可證、作曲合同書、轉賬憑證、證人證言、錄音光盤、發票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系侵犯著作權之訴,判斷九被告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侵犯著作權,首先應當確定常馨內是否享有涉案8段音樂的著作權。


本案中,常馨內雖訴稱涉案8段音樂是其為電視劇《三十里鋪》及《九鼎迷蹤》劇情需要所創作,而根據其提供的證人劉×的證言,上述音樂系劉×制作完成,只是劉×確認上述音樂的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同時,根據劉×的證言,其曾在2006年至2010年期間向李戈提供過包括涉案音樂在內的音樂資料光盤,其雖在庭審階段的證言中表示曾明確告知李戈上述光盤中的音樂均有版權歸屬,且沒有向李戈收取費用,但根據李戈提交的與其之間的通話錄音,其認可收到過李戈支付的費用,而在李戈反復聲稱其當初同意李戈從光盤中挑著使用時,劉×并未持明確反對態度,只是表示不知道李戈會在諸多電視劇中使用,同時劉×還保證李戈不知道上述光盤中有常馨內享有著作權的音樂。由上述事實可以看出,其一,涉案音樂系由劉×制作完成,而劉×曾將該音樂分別提供給常馨內和李戈,劉×的此種行為顯然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其二,劉×自身的證言前后矛盾,包括就其向李戈提供光盤有無收取費用、是否同意李戈使用光盤中的音樂等事實的陳述前后不一致,劉×雖然在李戈提供通話錄音的情況下,將所收取的費用解釋為車馬費,但結合整個通話內容,該解釋難以令人信服;其三,劉×雖表示涉案音樂是其作為常馨內的助手創作,但就創作的具體時間、因何創作并無證據予以佐證,結合李戈提交的使用涉案部分音樂的電視劇《美人心計》光盤出版發行的時間,根據現有事實無法確定劉×向二人提供涉案音樂的先后順序,如果劉×已經在先將涉案音樂的著作權許可或轉讓給李戈使用,則其無權再以單方意思表示的方式確認涉案音樂的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綜上,因常馨內本案系基于證人劉×的意思表示主張其享有涉案音樂的著作權,但在劉×的證言內容前后矛盾,且對涉案音樂著作權存在重復處分的可能性較大的情況下,使得本院對其在本案中所作的意思表示產生不信任,無法基于其單方意思表示即確認常馨內享有涉案音樂的著作權。綜上,依據現有證據,原審法院無法確認常馨內享有涉案8段音樂的著作權,故對其本案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原審法院判決駁回常馨內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常馨內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支持其原審全部訴訟請求。理由如下:1.上訴人提供的電視劇光盤等證據足以證明其為涉案音樂的著作權人,劉×作為其助手進行的是制作行為,不具有獨創性,不享有著作權;2.劉×與李戈的通話錄音是未經李戈同意錄制的,且沒有其他證據佐證,不應作為證據使用;3.李戈并未舉證證明劉×向其轉讓或許可其使用涉案音樂。


被上訴人金菲林影視公司、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大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李戈均服從原審判決。


被上訴人金菲林公司二審審理期間提交了兩份新的證據材料:上訴人常馨內分別與北京藝龍天地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江蘇嘉仕影視投資有限公司簽訂的音樂制作合同書,兩份合同書中均載明常馨內需向對方出具相應音樂著作權授權書,用以證明常馨內對涉案音樂不享有著作權。上訴人常馨內發表了如下質證意見:認可其真實性,但不認可其證明目的,認為該證據可以證明其享有著作權。被上訴人李戈認可該證據材料。


上訴人常馨內及被上訴人廣西電影集團、廣西電視臺、廣東南方電視臺、湖南廣播電視臺電視劇頻道、百湖影視公司、大瀚辰影業公司、中傳揚帆影視公司、李戈在二審審理期間均未提交新的證據材料。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相同。


本院認為:雙方在二審期間的爭議焦點為上訴人常馨內是否享有涉案8段音樂的著作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反駁對方訴訟請求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為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上訴人常馨內主張享有涉案8段音樂的著作權,因此其對此需承擔舉證責任,若舉證不能,應承擔相應的不利后果。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作者。本案中,上訴人常馨內提交了2010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九鼎迷蹤》DVD光盤,其中使用了涉案第1至5段音樂,作曲署名常馨內;提交了2011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三十里鋪》DVD光盤,其中使用了涉案第2、7、8段音樂,作曲署名常馨內。但被上訴人李戈提交了如下相反證據:2007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中國兄弟連》DVD光盤,其中使用了涉案第2、3段音樂,作曲署名李戈;2010年出版發行的電視劇《美人心計》DVD光盤,使用了涉案第1、4、5、7、8段音樂,作曲署名李戈。鑒于被上訴人李戈提交了相反的證據,本案不能以署名情況來確定涉案音樂的作者。


原審中,上訴人常馨內為證明其享有涉案音樂的著作權,提交了證人劉×的證言并申請了證人出庭作證。證人劉×當庭做了如下陳述:涉案音樂系其制作完成,但其確認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其曾向李戈提供過三張音樂資料光盤,但未告知李戈上述光盤中包含常馨內的音樂作品,并且也未允許李戈公開使用,未收取費用。被上訴人李戈主張除第2、3段外其余6段音樂的著作權自劉×受讓取得,為此其提交了與劉×的通話錄音光盤。根據該錄音,劉×認可其向李戈提供音樂光盤時收取了費用,同意李戈挑著使用,但其不知會用到多部已播出的戲中。劉×在原審法院對上述錄音內容進行了確認,其認可在向李戈提供音樂光盤時收取費用和同意李戈挑著使用的事實。但對于該錄音與其庭審證言的矛盾之處,劉×又做了如下陳述:收取的費用為車馬費,非授權費,同意挑著使用是指展示才藝、提供剪輯參考。對此,本院認為:第一,證人劉×關于涉案音樂著作權權屬狀況的陳述難以自圓其說,尤其是對于其是否向李戈收取費用并允許李戈使用等關鍵內容的陳述及解釋存在自相矛盾,而且上述自相矛盾的陳述亦無其他證據加以排除或印證,因此,對于劉×證言的證明力本院無法確認;第二,鑒于劉×證言的證明力現無法確認,故其關于涉案音樂著作權歸常馨內所有的陳述本院不予采信,上訴人常馨內據此主張著作權的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上訴人常馨內對此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訴訟中,被上訴人李戈主張其自劉×處受讓取得了相關音樂的著作權,但對于“同意挑著使用”指代的內容,其與劉×各執一詞,在無相關證據能夠佐證的情況下,本院對于被上訴人李戈主張已受讓取得著作權的意見亦不予采信。


綜上,上訴人常馨內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其相應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23 362元,由常馨內負擔(已交納)。


二審案件受理費23 362元,由常馨內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馮  剛

代理審判員    杜麗霞

代理審判員    劉仁婧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馮  涵


?
提莫竞猜